格兰特交易评级:开拓者寻求重返季后赛活塞更方便追艾顿了?

2021-22赛季开始之前,开拓者自达米安-利拉德生涯第二个赛季后每个赛季都进季后赛,联盟当时最长的连续进季后赛的纪录。但这个赛季利拉德受伤,利拉德长期的后场搭档CJ-麦科勒姆被交易到鹈鹕,之后一群年轻球员和流浪汉们在赛季的最后一个月里被一顿胖揍。

在开拓者赛季最后一场比赛之前,利拉德接过麦克风告诉主场球迷们,“不会继续如此。”引进格兰特是开拓者新的管理层重建阵容的第一步,这个操作能够帮助开拓者重回50%以上的胜率吗?

另一边,格兰特的合同到了最后一个赛季,活塞利用了他的交易价值。处理格兰特同时没有回收任何薪水,使得他们拥有了休赛期最大的薪资空间之一,活塞能否利用呢?让我们来分析一下。

活塞得到2025年雄鹿前四保护首轮签、2022年36号签、2025年二轮签和2026年二轮签。

基本上我们可以把格兰特的交易当做麦科勒姆交易的第二部分。开拓者在麦科勒姆交易中得到了这个现在送给活塞的首轮签,同时得到交易特例用来匹配格兰特的薪水。

除去到期合同的球员们,开拓者算是送走麦科勒姆、拉里-南斯和两个未来首轮签,来得到格兰特、约什-哈特、尚未证明自己的年轻球员迪迪-卢扎达和今年的59号签。我觉得这个操作总和起来,对于开拓者来说很合理。

单独拎出来看,麦科勒姆,尤其是我们看到交易过后在鹈鹕打控卫的麦科勒姆,应该可以说是比格兰特更好的球员。但格兰特比他年轻了2岁半,而且下赛季薪水少1200万美元,并且更适合球队的需要。随着安芬尼-塞蒙斯做好第三持球人和得分手站了出来,像格兰特这样的运动型前锋确实是开拓者迫切需要的类型。

数月以来格兰特都一直被认为是开拓者的交易目标。他是开拓者一直都想要的多位置全能防守人才,与之前的艾尔-法鲁克-阿米奴、莫-哈克勒斯、罗伯特-考文顿和德里克-琼斯类似。格兰特和利拉德也是之前有联手过的球员,他们代表美国男篮曾在去年东京奥运会夺冠曾并肩作战。

格兰特如何融入一支想要竞争季后赛的球队会很有趣。2019-20赛季,格兰特在掘金填补了一个重要的位置,帮助掘金打到西部决赛,之后签约活塞以追求更多的进攻机会。格兰特的使用率,从在掘金时低于联盟平均的18.0%增长到在活塞时的28.5%。因此可以说格兰特接近联盟平均值的效率令人满意,毕竟之前他可从未被看作是个能自主创造机会的球员。

在开拓者,格兰特的角色可能会是这两者之间。利拉德和塞蒙斯会是球队的两位主要得分手,但格兰特会在两个后卫休息时被允许得到更多的进攻机会,而这一向是开拓者进攻最差的时候。当他打无球的时候,格兰特是个高出手、命中率平均值的三分射手,这跟开拓者以前是一回事儿。

尽管格兰特对球队的防守效率的影响没有考文顿那么稳定,但他比考文顿的单防更出色。格兰特在掘金2020年季后赛的防守表现出色,是球队防守对方核心的主要人物,先后承担了防守多诺万-米切尔、卡瓦伊-莱昂纳德和勒布朗-詹姆斯的任务。考虑到西部的力量、运动型前锋的数量,他回到西部可能价值更大。

问题是开拓者能否回到这样的季后赛对位里。交易得到格兰特让开拓者几乎锁定超出工资帽,休赛期没有薪金空间可用了。尽管他们本来为夏天创造了最多可达4800万美元的薪资空间,但那意味着几乎得扔掉利拉德之外的所有球员。因此使用交易特例,和塞蒙斯以及约瑟夫-努尔基奇的鸟权一直都是更合理的做法。

正如ESPN记者Bobby Marks所写,开拓者进入自由市场前距离奢侈税起征线多万美元。再考虑塞蒙斯和努尔基奇的薪水,这将使得开拓者可以使用非奢侈税中产特例来引进一位轮换球员,来加入目前开拓者很不错的轮换前六人——利拉德、塞蒙斯、格兰特、努尔基奇、哈特、纳西尔-利特尔,再加上这赛季的7号签新秀。这个阵容足以竞争季后赛了,但还远不足以保证季后赛名额。

利拉德已经32岁了。长期来看,开拓者仍要需要有一个新秀潜力爆发,才能达到竞争总冠军的级别。引进格兰特似乎预兆着开拓者会和他以及利拉德都能达成续约:在交易六个月之后,格兰特就可以与球队签下最高4年1.12亿美元的提前续约合同;而利拉德可以在今夏与开拓者再签2年最高1.16亿美元的提前续约合同。

如果开拓者最终决定球队没有竞争的胜利,利拉德和格兰特已经签了续约合同后的交易价值可都不如现在了。但既然开拓者决定要和利拉德坚持到底,那么以这个价钱引进格兰特是个明智的决定。

在二月,格兰特与开拓者的交易流言包括活塞会得到开拓者从鹈鹕得到的那个选秀权,也就是鹈鹕今年的首轮签。当时开拓者鹈鹕交易中鹈鹕的选秀权条件是如果鹈鹕没有进季后赛且乐透抽签没有拿到状元就归开拓者,正常来说就是11号签。

作为对比,开拓者得到并送给活塞的雄鹿选秀权就没这么好了。扬尼斯-阿德托孔博2025年30岁,雄鹿仍然会是总冠军竞争者。如果雄鹿的选秀权奇迹般进入前四,活塞则会毫无收获。

但尽管如此,一个两年前自由市场上签下的球员最终换来一个首轮签都是笔好生意。在上赛季活塞得到状元签收获凯德-康宁汉姆之后,格兰特就没那么适合活塞的未来计划了。现在,20岁的康宁汉姆的时间线就是活塞的时间线。

除了这个选秀权,活塞还创造了接近2000万美元的薪资空间。活塞本来就能轻松创造出鼎新空间,而现在活塞可以完全掌控接下来两周的局势,有多种选择。

如果活塞走顶薪报价路线,追求年轻自由球员,比如独行侠后卫杰伦-布伦森或者太阳中锋德安德烈-艾顿,活塞可以不需要跳出球队后卫哈米度-迪亚洛和弗兰克-杰克逊的球队选项了。

而且活塞可能还可以在顶薪报价同时续约队内的前榜眼秀马文-巴格利。巴格利在薪金空间里占了2800万美元的保留空间,活塞要正式签顶薪球员的话可能需要先续约他。

又或者,活塞可以考虑长期计划,通过接手其他球队不想要的大合同来收集选秀权。活塞有足够的薪金空间来接手黄蜂前锋戈登-海沃德或者湖人后卫拉塞尔-威斯布鲁克的合同,而其他球队都没法做到不送出一定薪水的同时接手这样的合同。

我们不确定活塞是否会理智地使用薪金空间。格兰特是活塞理智地使用了薪金空间的一个特例,除此之外他们可是给了凯里-奥利尼克、梅森-普拉姆利和一堆替补大合同。就现在来说,送走一个不符合球队重建时间线的球员,得到选秀权还清理了薪资空间,是个优秀的操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