种族灭绝是美国人权劣迹的渊薮

美国通过屠杀、驱赶、散毒、绝育等手段对原住民实行种族灭绝,导致印第安人口从1492年的500万锐减至20世纪初的25万。美国学者罗克珊·邓巴-奥尔蒂斯指出,美国针对印第安人的罪行完全符合《防止及惩治灭绝种族罪公约》关于灭绝种族的规定。

美国对原住民的“杀人掠地敛财运动”比英式“圈地远动”更残酷。美国独立以来,当局袭击印第安人超过1500次。美国殖民者通过骗取、贱买、强夺等方式,对原住民土地反客为主、鸠占鹊巢。美国当局为掠夺印第安人的土地资源,袭击屠灭印第安部落,导致血流成河、白骨遍野、生灵涂炭。1814年,马蹄湾800多名克里克族人惨遭屠杀,幸存者被迫签订《杰克逊堡条约》,向当局割让2300多万英亩土地。1864年11月,美国牧师约翰·奇文顿因原住民反对签约让地,率军对夏安和阿拉帕霍族人展开“沙溪大屠杀”。1890年,在“伤膝河惨案”中印第安人死伤超350人,半数为妇女儿童。

为提高杀人掠地效率,美国政府悬赏白人充当“印第安人屠宰机”。1814年,美国颁法规定,对上缴的每张印第安人头皮奖励50~100美元。1862年,美国颁布《宅地法》,动员白人屠戮原住民、掠夺其土地。美国西进运动是原住民被白人屠戮的血泪史,加州淘金潮实为对原住民的“加刑夺命潮”。2019年加利福尼亚州州长纽森向加州原住民道歉,承认19世纪中叶对印第安人展开了“种族灭绝”。

美国鼓吹种族主义优生学,强迫原住民绝育,将“屠灭生人”与“断绝后嗣”相结合。1930至1976年,美国印第安人事务局通过“印第安人健康服务”项目,对约7万名印第安妇女实施强制绝育。20世纪70年代初,超42%育龄印第安妇女被绝育。

美国通过毁其生计、种族流放、散播病毒等手段灭绝印第安人口。白人殖民者大规模猎杀北美野牛,导致印第安人食物和生活来源断绝,大批饿毙。荒僻贫瘠的原住民保留地实为“种族拘留地”。1830年,美国通过《印第安人迁移法案》,迫迁流放约10万印第安人至密西西比河以西。1863年,美军实施“焦土政策”,以烧屋焚稼、杀畜毁产胁迫押送纳瓦霍人步行数百公里至保留地,掉队的老幼病残孕被枪杀。此外,白人殖民者向印第安部落发放染有天花病毒的毯子,向原住民儿童注射烈性传染病病毒,制造疫情,灭绝几百个部落。

美国不但从肉体上灭绝本国少数族群,还怂恿挑拨或赤膊上阵灭绝他国族群。美国种族灭绝的理念与行动为希特勒屠杀犹太人提供了“灵感”。美国洛斯罗普·斯托达德鼓吹白人至上的作品被纳粹德国当作教科书,希特勒称麦迪逊·格兰特《伟大种族的逝去》一书为“圣经”,将1924年美国《移民限制法》视为“种族净化计划的榜样”。21世纪以来,美国在伊拉克、叙利亚、利比亚、阿富汗等国挑起战乱,造成数百万无辜民众伤亡、数千万人流离失所,美国还利用生物细菌病毒等手段伤害他国他族生命。

有史以来,种族灭绝行为殃祸人类至为惨烈,而美国的种族灭绝行径可以说是不绝于史。

美国当局通过系统性种族主义规则、霸凌式文化压制,对印第安人进行“精神灭绝”。

美国持续鼓吹白人至上主义,污名化与妖魔化印第安人。1776年的《独立宣言》诬蔑原住民“残酷无情、没有开化”。19世纪美国历史学家班克罗夫特诬称“美国原住民在推理和道德品质方面比白人低劣”。昔日美国领导人的“种族灭绝言论”更耸人听闻,诸如“用印第安人的皮可做出优质长筒靴”,“必须灭绝印第安人或把他们赶到我们不去的地方”,“只有死掉的印第安人才是好的印第安人”等。

美国原住民长期受敌视、歧视和忽视,精神文化受损,代际传承受阻。19世纪70至80年代,美国政府采取“强制同化”政策,消灭印第安部落的社会组织结构和文化,破除其群体依托、族群身份认同。美国政府取消原住民自治权,通过土地私有化瓦解原住民社会,取缔“太阳舞”等部落团结精神纽带。

美国种族文化灭绝自孩童下手。美国内政部日前发布的“联邦印第安人寄宿学校真相倡议”项目报告显示,美国政府曾通过寄宿学校强制迁移和重新安置印第安人儿童,以实现文化同化和剥夺印第安人土地的双重目标。美国学者普雷斯顿·麦克布赖德估计,寄宿学校死亡总人数或达4万,“几乎每所寄宿学校都有墓地”。美国禁止原住民儿童讲民族语言、着民族服装、进行民族活动,抹去其语言、文化、信仰和身份认同。全美印第安人寄宿学校治疗联盟负责人德博拉·帕克表示,“美国应充分认识到曾对原住民儿童犯下的种族行”。首位出身原住民的美国内政部长德布·哈兰承认,寄宿学校政策造成家庭分离、文化灭绝、代际创伤。

灭人之国,绝人之材,必先去其史。美国蓄意在教育与媒体中抹去对原住民的历史记忆与信息。据美国原住民教育组织报告,87%的州级历史教材不涉及1900年后的原住民历史。美国学校里有关印第安人的课程内容失真。美国印第安人作家丽贝卡·纳格尔认为,原住民信息在主流媒体和流行文化中被系统性剔除。

美国系统性剥夺原住民等少数族群的各种权利,使其深陷生存危机与权利贫困。印第安人到了1924年才有合法公民权,1965年才被赋予选举权。2018年美国人口普查局数据显示,印第安人的贫困率为25.4%,非洲裔为20.8%,拉美裔为17.6%,远高于白人的8.1%。印第安裔因轻罪而入狱的概率是其他族裔的两倍。

美国环境种族主义政策破坏原住民居住权。1987年美国联合基督教会种族正义委员会主席本杰明·查韦斯的报告《美国有毒废弃物及种族》披露,美国刻意在有色人种社区附近处理有毒垃圾,填埋工业废料。1969至2009年,美国政府在印第安人肖肖尼部落区共进行928次核试验,产生约62万吨放射性沉降物。印第安人保留地癌症等疾病发病率远高于其他地区,纳瓦霍族部落约1/4妇女与部分婴儿体内测出高浓度放射物。

美国原住民的健康权、受教育权被损害。据美国印第安人健康服务局报告,印第安人预期寿命比全美平均寿命低5.5岁,婴儿死亡率在全国最高,青少年自杀率为全美平均水平的1.9倍。70%的印第安人生活在城市,却无法获得教育和医疗援助与保障。据美国疾控中心统计,截至2022年6月2日,原住民新冠肺炎死亡率是白人的2.1倍。据美国人口普查局统计,2013至2017年,印第安人、拉美裔和非洲裔美国人的本科以上学历占比分别为14.3%、15.2%和20.6%,远低于白人的34.5%。

与美国恶行形成鲜明对照的是,中国践行民族平等、团结、进步、和谐,依法维护少数民族权利。在中国的治疆方略和治疆政策下,新疆经济社会发展和民生改善取得了前所未有的成就,包括尔族在内的各族群众的获得感、幸福感、安全感不断增强。新疆各族群众特别是少数民族群众享有自愿就业、自主择业和自由劳动。新疆尔族人口持续增长,由1953年的360.76万人增长至2020年的1162.43万人,年均增长率远高于同期全国少数民族人口年均增长率。试问:世界上有这样的“种族灭绝”吗?

美国通过所谓“尔强迫劳动预防法”等恶法,妄图对新疆进行经济隔离、政治封锁,剥夺新疆各民族群众的生存权发展权,迫使新疆各民族群众“失业、返贫”。说到底,美国不过是为维护霸权又一次以人权为幌子大行遏制打压中国之实。正如美国前国务卿鲍威尔办公室主任威尔克森所言,所谓新疆尔族问题,只不过是美国企图从内部长期搞乱中国、遏制中国的战略阴谋。

美国前总统林肯说:“你可以一时欺骗所有人,也可以永远欺骗某些人,但不可能永远欺骗所有人。”用林肯这句话评价美国所谓“尔强迫劳动预防法”,一针见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