奥尼尔和詹姆斯的儿子天赋远逊于父亲顶级运动基因难道不遗传?

近日,奥尼尔的大儿子沙里夫-奥尼尔前往洛杉矶湖人试训,引发了媒体的关注。奥尼尔拥有NBA历史上最难以复制的体格、当年拥有惊人的运动能力,作为“大鲨鱼”的儿子,沙里夫却没能继承父亲的篮球天赋,2.08米的他看上去更像是杰梅因-奥尼尔的修长身材。

沙奎尔-奥尼尔在刚进入NBA时,他的体重并没有后期那么巨大,彼时的他运动能力极其出色,在内线球员中都属于历史级。大约在10年前,笔者在draftexpress查阅过历年NBA新秀的体测数据(当时这个网站有历年和历史汇总的各项数据,印象里最早数据是上世纪90年代初),当时最让笔者感到惊奇的是,我看到当时的历史助跑摸高纪录的竟然是奥尼尔。

在人们的印象里,奥尼尔的体型、力量和爆发力是天花板级的,总能依靠碾压级的对抗生吃对手,殊不知2.16米的奥尼尔在新秀体测时助跑弹跳竟然高达91厘米,而助跑摸高达到了3.78米,虽然距离3.95米的篮板上沿还有一定差距,但已经是很恐怖的空中优势了,巅峰霍华德的助跑摸高也在3.8米左右。

相比之下,奥尼尔的儿子沙里夫无论在静态还是动态天赋上,都与自己的父亲有着不小的差距。沙里夫的助跑弹跳不到80厘米,他与父亲的风格打法也截然不同。“我父亲会背打,然后冲进去扣篮,他生涯只进过一个三分,我的风格与他完全不同,现在联盟的大个子球员都会控球和投三分。”

甚至就连奥尼尔的二女儿米阿拉-奥尼尔在比赛中也都喜欢控球和投三分,身高超过1.9米、两年前14岁就能扣篮的米阿拉目前被ESPN评定为4星高中生,而去年和他一同在训练营组队并肩作战的扎克-兰多夫的女儿麦肯莉-兰多夫则是5星高中生。如果按照纯天赋因素来说,奥尼尔的天赋要远胜于兰多夫,但看过她们的比赛你会认为麦肯莉在协调性、对抗和动作速率上稍强于米阿拉。

米阿拉的哥哥沙里夫上赛季在NCAA场均只能获得9.3分钟的出场时间,场均2.8分和2.1篮板的数据,看上去太过寒碜。他的父亲只是希望儿子能够读完大学,并不希望他在大三之后参加选秀,但22岁的沙里夫还是决心为梦想一搏。人们都很清楚,以沙里夫的篮球天赋,即便他在大一时没有经历心脏手术,他也很难在NBA赛场有所作为,在顶级运动的层面,顶级天赋始终是门槛。

在圣文森特-圣玛丽高中时的詹姆斯,在当时已经是叱咤风云的全美第一高中生了,高四那年他率领球队获得25胜1负的惊人战绩,他在比赛中展现出了非凡的领袖气质。而目前詹姆斯的大儿子布朗尼在各项天赋上,和父亲有最少两个档次的差距,他在2024NBA选秀预测中仅仅排名一轮末、二轮初,这其中还有自己父亲影响力加成的因素。

《》记者马克-斯坦恩在今年2月就曾表示:“我和几支NBA球队的相关人员聊过布朗尼,如果不是因为詹姆斯,布朗尼在选秀中不会有太强的竞争力。”而韦德的儿子扎伊尔,这位布朗尼曾经的队友,如今只能混迹于NBA发展联盟。

这样的情况早有先例,乔丹同样是NBA历史上身体天赋最强的球员之一,作为这项运动的历史第一人,乔丹的两个儿子在小时候同样拥有进入NBA的篮球梦想,他们也都曾在大学篮球赛场上挥洒汗水。然而,两位“神之子”的身高与父亲都有差距,并且在天赋上也十分平庸,再加上家里钱太多,缺乏孤勇者般的拼搏斗志,特别是马库斯-乔丹时不时还会被媒体爆料出一些花边丑闻,所以他们没能进入NBA也就在常理之中。

和乔丹同级别的足球“球王”贝利的儿子和马拉多纳的私生子,也全都未能成为优秀的职业球员。而乔丹当年的队友皮蓬,他的二儿子小斯科蒂-皮蓬最近也试训了湖人,但权威网站预测他将落选。

虽然这些球王级别的超巨后代都未能获得父辈们的天赋和技能,但并非人人都是虎父犬子。

前几天再次夺得NBA总冠军的勇士队,队内就拥有多位NBA二代球员。库里、汤普森、小佩顿和维金斯的父亲都曾是NBA球员,而除了小佩顿之外,其余三人在NBA的成就、天赋和水平都要强于自己的父亲。

维金斯的父亲米切尔-维金斯(Mitchell Wiggins)在1983年首轮第23顺位被步行者选中,后来还随火箭参加了1986年总决赛。

他的母亲玛丽塔-佩恩(Marita Payne)则是加拿大知名田径运动员,曾夺得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女子4×100米和4×400米接力赛的2枚银牌,还曾是加拿大女子200米跑和400米跑的纪录保持者。

巴雷特作为维金斯的加拿大队队友,他也有着相似的篮球父亲+田径母亲的运动血脉。

巴雷特的父亲罗万-巴雷特(Rowan Barrett)是一名篮球健将,曾在纽约的圣约翰大学就读,参加过NCAA赛事。1996年选秀落选后,他的足迹遍布海外联赛,还曾代表加拿大男篮征战国际赛事,和纳什是至交好友。

他的母亲凯莎-杜哈尼(Kesha Duhaney)曾是圣约翰大学田径运动员,主攻短跑和跳远。巴雷特的姨妈达莉娅-杜哈尼(Dahlia Duhaney)曾是牙买加女子4×100米接力赛的成员,随队拿下了1991年田径世锦赛金牌。巴雷特的姥爷和姥姥早年也曾是牙买加田径国家队成员,他的舅舅曾是马里兰大学橄榄球校队成员。

巧合的是,就连维金斯的女友海利-布朗(Hailey Brown)和巴雷特的女友米切尔-约翰逊(Mychal M. Johnson)也都是大学篮球校队成员。就像当年自己父亲的择偶眼光一下,他们也喜欢热爱运动的女子,他们后代的运动能力也肯定不低。

在足球圈父母都是运动健将的例子也不少,比如拜仁球员萨内,他的父亲曾混迹于德甲和德乙,并为塞内加尔国家队踢了55场比赛。而他的母亲则在1984年洛杉矶奥运会上为德国赢得了艺术体操的铜牌。

然而即便父母都拥有顶级球员的运动天赋,即便他们从小便给予了孩子最好的运动教学训练环境和科学饮食的物质保证,也很难保证每一个孩子都成为职业球员。

萨内的哥哥金-萨内(Kim Sane),他从小在瓦滕斯、波鸿、勒沃库森和沙尔克04青训成长,踢过不少青年赛事和低级别比赛,但他在五年前自己22岁时便选择了退役。萨内的弟弟西迪-萨内(Sidi Sane),这个夏天他将从沙尔克04U19队升入沙尔克二队,目前19岁的他还没有任何一线队的出场经历,而勒鲁瓦-萨内在18岁就已完成德甲首秀,19岁已经在德甲单赛季出场13次打进3球了。

维金斯的二哥尼克-维金斯(Nick Wiggins),2014年NBA选秀落选,此后混迹于德国、NBA发展联盟、新西兰、澳大利亚和马其他等联赛。而维金斯的大哥小米切尔,同样曾是大学篮球队员,同样未能打出名堂,成就远不如自己的父亲。

为什么父母都是顶级运动员,他们的孩子有的运动基因达到顶级,有的在职业层面却只是平庸之辈?为什么父亲是历史上前五的篮球运动员、拥有与世无双的运动天赋,他们的后代却远不如自己的父亲?为什么父母都是普通人,他们的儿子却成为了顶级球员?

在大卫-爱普斯坦撰写的书籍《运动基因:非凡竞技能力背后的科学》一书中,就有对运动基因与遗传关系的科学和详细研究。

书中表示,通过反复研究家庭和双胞胎的案例,科学家发现遗传对身高的影响约占80%。所以,就NBA球员的后代而言,通常情况下,他们后代在身高上会比其他人更有优势。沙里夫-奥尼尔2.08米的身高虽然不及父亲,但也已经超过99%的人了,NBA球员后代的下限往往高于普通人。

身高是作为篮球运动员后代的先天优势,但父母的运动基因层面,并非所有后代能遗传,就像“基因轮盘赌”。

“曼彻斯特大学遗传学家阿伦-威廉姆斯提出过一种假说:如果想让人类运动员获得更完美的运动基因组合,一个可行做法就是提高连锁遗传的概率,比如假设父母和祖父母都是出色的运动员,那么孩子就有可能拥有大量优秀的运动基因。”

“即便如此,我们也不能保证伟大运动员的后代都很优秀。实际上,父母越优秀,他们的小孩就越可能无法同样优秀。从统计学的角度看,在由多基因影响的优良性状中,子女的天赋超过其“幸运”的父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趋中回归”的概念就是从身高的基因研究中得出的。当然,两个身高超过2.1米的夫妇所生孩子的身高一般要超过平均水平,但不太可能超过自己的父母。同样,两个优秀运动员的孩子可能会比普通人的孩子拥有更多运动天赋,但是,这些孩子比父母更具天赋的概率也非常低。”

有的孩子父母都拥有优秀的有氧运动能力基因,但他们的孩子恰恰没有遗传到。梅西的父母都并非运动员,他却可能是历史上腿部反应神经最快的足球运动员。这些情况在现实中都是普遍存在的,因为遗传基因总体还是处于随机模式。

总而言之,龙生龙,凤生凤的观点并不完全正确。历史顶级运动员后代的运动天赋很难超越父母,因为连续两次中得大乐透的概率实在太低。但优秀运动员的后代,有更高的随机概率拥有优秀的运动基因,就像你买了复式彩票增加了中奖的概率,特别是对于篮球这种对于静态天赋要求很高的运动来说,长人的后代在身高上就有遗传优势,但对于身高高矮优缺点均衡的足球来说,复式彩票的优势也许微乎其微。对于普通人而言,单式彩票同样有中大奖的可能。

假设复式彩票有百万分之一的概率中奖,单式彩票只有千万分之一的概率中奖,100张彩票的中奖概率还是没有10000张单式彩票的中奖概率大。全世界只有那么一小撮优秀运动员,可以说是凤毛麟角,而除去这些凤毛麟角外,全世界满是单式彩票。这就是为什么那些天赋异禀的优秀球员,他们的父母绝大部分都只是普通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