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银河战舰”成“黑河战舰”皇马的黑人球员越来越多了吗?

尽管最终未能签下姆巴佩,但皇家马德里的2022年夏季转会窗并不平静,球队先是签下了自由身的德国中后卫吕迪格,之后又以8000万欧元+2000万欧元浮动奖金的价格签下了法国中场球员琼阿梅尼。

随着吕迪格和琼阿梅尼的加盟,皇马2022-23赛季的一线名黑人球员,米利唐、费兰·门迪、卡塞米罗、卡马文加、阿拉巴、威尼修斯、罗德里戈、吕迪格、琼阿梅尼。

曾经白衣飘飘的“银河战舰”现在开始被戏称为“黑河战舰”、“皇家索马里”。

从人种种族上说,“黑人”这个概念在很多时候会等同于非洲人,但在现实生活和体育中并非如此,所以我先说一下在本文中哪些球员会被认定为黑人球员。

在本文中,非洲黑人球员、美洲黑人球员、移民欧洲具有明显黑人肤色的球员属于“黑人球员”,所以阿扎尔、齐达内、本泽马这样具有非洲血统但肤色不明显的球员我们不统计在内。

因为移民等历史原因,黑人球员这个概念其实很难定义,如果有什么纰漏之处还请见谅,我主要说的是一个现象。

在皇家马德里的历史上球队中并不缺乏黑人球星,自1979-80赛季英国黑人球员劳伦斯·坎宁安(Laurence Paul Cunningham)加盟皇马开始,许多黑人球员都曾在皇马的阵容中留下自己的身影。

如果算上“泛黑”的球员,那就更是数不胜数,本泽马、齐达内、阿扎尔都有着非洲血统。

2012-13赛季,拉斐尔·瓦拉内、佩佩、萨米·赫迪拉、马塞洛、迈克尔·埃辛、卡塞米罗,共6名,算上只为一线队出场过一次的法比尼奥的线赛季,拉斐尔·瓦拉内、佩佩、萨米·赫迪拉、马塞洛、卡塞米罗,共5名。

2014-15赛季,拉斐尔·瓦拉内、佩佩、萨米·赫迪拉、马塞洛,凯洛尔·纳瓦斯,共5名。

2015-16赛季,凯洛尔·纳瓦斯、拉斐尔·瓦拉内、佩佩、马塞洛、卡塞米罗、达尼洛,共6名。

2016-17赛季,凯洛尔·纳瓦斯、拉斐尔·瓦拉内、佩佩、马塞洛、卡塞米罗、达尼洛、马里亚诺,共7名。

2017-18赛季,凯洛尔·纳瓦斯、拉斐尔·瓦拉内、马塞洛、卡塞米罗、阿什拉夫·哈基米,共5名。

2018-19赛季,凯洛尔·纳瓦斯、拉斐尔·瓦拉内、马塞洛、卡塞米罗、马里亚诺、威尼修斯,共6名。

2019-20赛季,埃德尔·米利唐、拉斐尔·瓦拉内、马塞洛、卡塞米罗、马里亚诺、威尼修斯、罗德里戈、费兰·门迪,共8名。

2020-21赛季,埃德尔·米利唐、拉斐尔·瓦拉内、马塞洛、卡塞米罗、马里亚诺、威尼修斯、罗德里戈、费兰·门迪,共8名。

2021-22赛季,埃德尔·米利唐、大卫阿拉巴、马塞洛、卡塞米罗、马里亚诺、威尼修斯、罗德里戈、费兰·门迪、卡马文加,共9名。

那为什么现在人们突然感觉皇家马德里变成“皇家索马里”,“银河战舰”变成“黑河战舰”了呢?

因为从2018-19赛季引进威尼修斯开始,黑人球员在皇马阵容中的作用越来越大,价格也越来越贵。

从目前的阵容中我们可以看到,尽管黑人球员的数量达到了9人,但在这些黑人球员中要么是从巴西挖掘的潜力新星(兑现与否我们暂且不考虑),要么就是在欧洲联赛中证明了自己的天才球员。

提到黑人运动员,人们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他们的爆发力强、柔韧性好、运动能力出众。

当今世界,不只是在足球领域,在篮球、橄榄球、短跑、长跑等众多体育项目中我们都可以看到大量黑人运动员。

这其中确实是有一些遗传因素的影响,在人类的发展史上,非洲文明一直以农耕和狩猎为生,并且在部落之间不断爆发战争,这样的社会环境注定了只有更强壮的人才能生存下来。

到了近代,大量的非洲人被贩卖到欧洲和美洲充当苦力和奴隶,被贩运的黑人奴隶带着手

即使在海上活了下来,还要经历生活环境恶劣、体力劳动繁重的奴隶生活,在这种环境下活下来的人,自然是适应能力更强,身体更好的人。

世世代代的苦难生活,让黑人群体不情愿但又不得不经历“优存劣汰”的筛选,他们的身体始终朝着更强壮的形态发展,所以从遗传学角度来说,黑人确实具有一定的“基因优势”。

曾经有科研人员对优秀黑人运动员的身体做过研究,这些黑人运动员普遍肌肉呈长条状,结缔组织发达,肌肉粘滞性好,所以黑人运动员的肌肉张驰协调性能非常适于体育运动。

但是同样肌肉的特点在优秀的白人运动员或者亚裔运动员身上也有,在优秀运动员的对比中,黑人运动员的身体天赋并没有明显优于其他种族。

白人运动员自不必说,我们的“亚洲飞人”苏炳添和刘翔、韩国球星孙兴慜都在世界赛场上证明了这一点。

在人类历史上,黑人是一个悲惨的种族,长期以来、种族压迫和种族歧视让黑人很难在政治和经济上有所成就,大多数黑人都在从事着低下和繁重的体力工作。

随着人类文明的发展,在过去半个世纪中黑人的人权有了很大改善,但他们中的大多数人依旧处于社会的底层,要想出人头地,选择体育运动要比成为律师医生容易一些。

我们依旧以皇马的黑人球员举例,像卡马文加、吕迪格、威尼修斯这些球员,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点,那就是原生家庭都不富裕。

为了可以让自己的家庭过上更好的生活,很多黑人家庭的孩子都把希望寄托在足球或者其他运动之上,现在依然如此。

德罗巴、埃辛、马内、姆巴佩、博格巴等等世界黑人球星的成功案例,让无数黑人孩子义无反顾的投身到足球这项运动中来,从而造成了黑人足球运动员越来越多的情况。

上世纪80年代左右,欧州的足球俱乐部开始引进优秀的黑人球员,因为这些球员又便宜又好用,在很多黑人球员也因此受益,他们逃离了贫民窟,成为了举世闻名的足球明星。

随着全球商业足球的迅速发展,俱乐部之间的竞争日趋激烈,到了80年代后期,很多俱乐部便不再引进已经成熟的黑人球员,而是把主要精力放在了培养年轻球员上。

因为价格低廉,所以俱乐部可以引进许多具有足球天赋的黑人孩子,然后通过高水平的训练让这些球员快速成长,在一大批黑人孩子中只要有一两个人脱颖而出,那么这笔投资就是成功的。

最终顺利进入职业足球的黑人球员,要么上调一线队效力,要么卖给其他俱乐部,这个过程不断进行,周而复始,于是黑人球员便越来越多。

因为非洲与法国之间曾经的殖民地关系,这种现象在法国尤其突出,在2018年的世界杯上,拥有15名黑人球员的法国捧起了“大力神杯”,让全世界都感到震惊。

有些球员在比赛中受了伤,有些球员沉湎于酒精无法自拔,无数黑人孩子在被职业足球淘汰后都过着艰难的生活,他们中的很多人或者从事一些底层工作,或者干脆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按照非洲足联的规定,非洲任何国家和地区的足球学校必须经过各国政府和足协的批准并且在非洲足联备案。

但是在非洲,尤其是在科特迪瓦、塞内加尔这样涌现过许多足球明星的国家,非法的足球学校比比皆是,足球学校的教练往往宣传自己曾经在巴黎圣日耳曼、皇家马德里这样的豪门俱乐部有过效力,但是他们并没有专业的教练资质和职业球员的证明。

这些足球学校里甚至连一块专业的训练场地都没有,球员们也都是穿着破旧球衣参加训练。

在非洲国家,如果哪个家庭培养出了一名职业足球运动员,那可是改变家族命运的一件大事,金钱的诱惑让“球探”、“经纪人”、“教练”编造着一个又一个脱离实际的美梦。

为了改变家族命运,有的家庭卖房卖地,有的家庭将更小的儿子卖掉,到最后,“经济人”还会要求这些家庭支付数千美元的费用,才能将他们的“足球天才”送到欧洲。

因为没有专业资质,这些足球学校自然无法通过正规合法途径将小球员们送到法国、西班牙这样的欧洲国家,他们最常用的方式就是偷渡。

2007年5月,一艘搭乘非法偷渡者的船只发生严重事故,船上的130多名非洲人被大海抛到了海岸上,其中有15名少年说自己正准备前往法国马赛队或者西班牙皇家马德里队接受试训。

在这些担惊受怕、饥肠辘辘的人里,有的已经严重脱水、有的出现了体温过低的现象。

而那些顺利偷渡到欧洲国家的非洲孩子也没有什么好结果,因为他们是不可能进入到职业足球俱乐部接受训练的,一切的一切都是所谓的“经纪人”和“教练”编织出来的骗局。

综上所述,皇家马德里之所以变成“皇家索马里”,“银河战舰”之所以变成“黑河战舰”,并不是因为俱乐部突然改变了运营策略,而是因为黑人球员在足球运动中人数越来越多,重要性越来越强。

造成这种现象的原因也不是因为黑人的“种族天赋”比其他人种强,而是由历史原因和商业足球的发展造成的,在许多成功案例的背后同样有着无数黑人孩子的悲剧。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未来黑人运动员在各种体育项目中所占的比例还会更高,我不知道这到底是不是一个好现象。

作为中国球迷,我们也不用急功近利的想“归化”这类的道路了,踏踏实实的做好足球基础建设才是正路。

———————————————————————————————————————

Leave a Comment